© mantaly_燁們他
Powered by LOFTER

松野家六子生日快樂~
撇張圖佔個tag

[0424 一カラ一 ] 保バス一?!

"Dont touch my stuff!!"
突然想到...美味ㄉ...三角關係^q^

“雖然對叛逆期的弟弟最近突然變得非常黏而感到開心,卻不懂為何他總是對保健老師充滿敵意的カラ松。”

パカカラ短打

 我流PARO有

每當看著一松吸吮カラ松的脖頸時,おそ松總覺得心臟被掐的生疼。艷紅的血液從兩個微小的傷口流出,カラ松低聲的悶哼,然而生理的淚水卻怎樣也無法忍住。

在取食完畢後抹去嘴角的血液,一松從不過問カラ松的感受,就這樣逕自離開,如同每一次索求時都是粗暴而不講理的把次男壓制後直接弄出新的傷口,擅自的開始吸取血液。

待一松出了房門,おそ松會提著醫藥箱,輕輕的先用沾了生理食鹽水的紗布清洗カラ松的傷口,上完藥之後再細心地包紮。

「你這麼放任他,哥哥會擔心吶。不想要就直接說啊。」

「啊...從來都沒有不想過噢,Brother。」當沾有碘酒的綿棒接觸到傷口時,カラ松輕輕的呻吟「只要是為...

爆豪少年生日快樂!!

順便抹抹以前的男神讓

覺得這兩隻很像,都是容易炸毛的少年,讓人忍不住想好好疼愛一番(#

色松短打

* 體育系カラ松&獸醫系一松
* 大學PARO室友設定

 カラ松總覺得他的室友在成為獸醫之前就會先因為睡眠不足過勞而死亡。獸醫系的課程在大三之後趨於繁重,每天留在系館認獸骨做共筆到半夜十一二點不說,回到宿舍後又是寫報告讀論文熬夜到三四點,隔天再來個早九實習一整天,本來就散發一股陰沉氣息的室友在這樣日夜摧殘後,更是像極了瀕臨死亡的模樣。
 這天一松依然在快要十二點的時候才從圖書館回到寢室。即使已經盡量減輕動作,早已就寢的カラ松仍被咿呀的開門聲吵醒。「回來了嗎……?」カラ松挪了挪身子,從上鋪的隔欄往下望。「啊…….抱歉、吵醒你了。」邊說邊脫下書包,原文書的...

色松/保バス保paro

想念是你們的顏色。
我從來沒有思考過手指為什麼有五隻,但這樣剛好。
你們一人一指。


只可惜我不在。

松24話 給親愛的你。

[長兄松]Let's start again

*長兄群每週主題:年齡差/不是兄弟/ELMO

*カラおそカラ無差
*有死亡捏他,但是HE(我流注意)

有敏感詞彙欸所以外連,但沒有肉喔><
微博: http://www.weibo.com/p/1001603949792039406605

本家: http://mantaly.blog126.fc2.com/blog-entry-132.html#more

0302薔薇少女水陸

チョロ「我不喜歡自己的眼睛,顏色跟カラ的相反」
カラ「但我喜歡自己的眼睛,因為照鏡子時就會想到你」

------
我流薔薇少女paro 根本只是照顏色分
真紅>>大哥
金絲雀>>十四
翠星石>>邱羅
蒼星石>>卡拉
雛苺>>偷底
雪華綺晶>>一松
水銀燈>>待考(感覺就是,想看長兄薔薇少女paro就是卡拉水銀燈,但想看水陸雙子的話就是蒼星石卡拉XD)

長兄松/警マフィ paro

*長兄群每週主題:誰的呼喊/無法傳達的聲音/最後一次
カラおそカラ無差
咦原來我會寫清水向

是怎麼跟這個笨黑手黨扯上關係松野小松也不記得了。
油裡油氣的黑西裝金項鍊,不知哪個年代流行的太陽眼鏡,試圖掩蓋住那老好人的笨表情也只是越弄越糟,想要耍帥卻總是事與願違。

第一次進警局是因為跟欺負貓的青年們打群架。
第二次進警局是因為揍了不付錢給魚店老闆的奧客。
第三次進警局是為了頂替自家小弟闖出的禍。
從來沒有一次是為了自己,松野小松覺得這種笨傢伙早該從黑手黨辭職才是。

「欸,警長,我可以點卡拉雞腿堡套餐嗎?」在不知道第N次進警局時,坐在辦公處的松野空松無趣的問著,就像是吃膩了平常的豬排飯一樣。
「我不是警長,警長是等等來...

[カラおそ] In your hands (H)

繼續冒著被河蟹的危險 這次是長兄松
Mafia松設定 tag:西裝/菸/手掌

微博依舊:http://www.weibo.com/p/1001603942874843606155
本家fc2: http://mantaly.blog126.fc2.com/blog-entry-129.html#more
imgur: http://i.imgur.com/mefggYV.png

阿松#18 捏他慎點 第二張背後注意
想要被褒獎的一松超可愛 一子平瀏海好正 胡思亂想畫了這些

[カラ一]0204XX熱線我與你(上)H

此為慶祝2/4カラ一日的賀文

廢話不多說,因為一定會被河蟹,
上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1603938847846174895
本家fc2http://mantaly.blog126.fc2.com/blog-entry-128.html

0203水陸day

宗教paro

「在廣闊的心之海,你是我心唯一停泊的島嶼」

[カラ一]騎士卡拉X魔女一松

在騎士遠征之時,森林中的魔女為他送上白色玫瑰。
「願你在戰場,也能如同白色玫瑰,保有剛正不阿的正直之心。」


騎士將魔女的祝福收在心房,赴奔沙場。
然而當魔女再次見到騎士之時,白玫瑰已被騎士炙熱的鮮血染紅,彷彿抽走騎士靈魂一般,花朵妖冶的綻放。



「那根本不是祝福!是魔女的詛咒!」森林的樹喧囂著,質疑贈與騎士玫瑰的魔女。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魔女哭喊。
他比誰都要深愛著騎士,比誰都要懼怕看見紅色的玫瑰。盛開的重瓣像是渦旋要將魔女吞噬,群樹的呢喃將他逼至崩潰。


「明明不該是這樣的啊......」
魔女晶瑩的淚滴落在玫瑰上,紅色的花瓣逐漸染得豔藍。
當藍玫瑰開放之時,一個無法達成的願望會被實...

カラ一(H慎)
宗教松-其之一

[色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此為おそ松さん的同人衍伸,配對為一カラ一無差。
若可接受再往下食用。

----

松野一松總在毆打他之後說愛他。只是簡單的擁抱卻讓他覺得傷口都不痛了。身上的瘡疤傷口對他來說是被愛的證明,只因為一松說愛他,所以他堅信自己是被愛的。他怕失去,沒有一松存的世界令他恐懼。他始終相信每對戀人的相處有不同的形式,而他是處在幸福之中的。他需要一松,而一松也需要他。

但很多時候那只是習慣,其實那並不是愛。你們只是被習慣所豢養,在牢籠中舔shì彼此傷口的獸,チビ太是這樣告訴他的。

習慣是很可怕的,他會把一切都變得平常,把一切變的淡然,最後被所有不合理所吞噬。

正視內心的深淵,另一個自己明白的說著,你愛的不是他,...

14話捏他 色松 圈外

一→カラ

[カラ一]溫泉(H)


發了長微博還是被河蟹,決定外連自家網站,
希望管用,那麼下面請:
http://mantaly.blog126.fc2.com/blog-entry-125.html#more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1603937273786846044?sudaref=www.lofter.com

如上連不進請到第二備份區:http://ppt.cc/TrICN

第三備份區:http://paste.plurk.com/show/2316281/

為什麼會各種打不開呢,我再努力試試更好的傳遞方式。

以及謝謝喜歡,看到有喜歡的繪手按like心裡覺得暖暖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