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ntaly_燁們他
Powered by LOFTER

[色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此為おそ松さん的同人衍伸,配對為一カラ一無差。
若可接受再往下食用。

----

松野一松總在毆打他之後說愛他。只是簡單的擁抱卻讓他覺得傷口都不痛了。身上的瘡疤傷口對他來說是被愛的證明,只因為一松說愛他,所以他堅信自己是被愛的。他怕失去,沒有一松存的世界令他恐懼。他始終相信每對戀人的相處有不同的形式,而他是處在幸福之中的。他需要一松,而一松也需要他。

但很多時候那只是習慣,其實那並不是愛。你們只是被習慣所豢養,在牢籠中舔shì彼此傷口的獸,チビ太是這樣告訴他的。

習慣是很可怕的,他會把一切都變得平常,把一切變的淡然,最後被所有不合理所吞噬。

正視內心的深淵,另一個自己明白的說著,你愛的不是他,而是那個看起來很可憐的自己。你被他打,只是為了製造出可以逃避的自己,可以被施捨的自己,然後給自己一個正當的理由去愛。
你只是愛著看似悲劇主角的自己而已。

你根本不愛他,甚至是在利用他。過度的放縱把他變成了暴/虐者,而自己可以理所當然的做著受害者。

松野カラ松看著鏡子裡自己上揚的嘴角,或許吧。正如同松野一松總喜歡看著自己被毆/打時哭喊的表情,他也是真心地愛著那個因自己抽泣而開始慌了手腳的松野一松。再更荒亂一點,再更在乎我一點,再更愛我一點啊。

松野一松用暴/力支配了松野カラ松,卻不知道松野カラ松的那些疤/痕才是真正將他套牢的咒符,永遠無法擺脫。

-fin-
-------
測試lofter河蟹功能第二彈發佈

评论
热度 ( 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