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ntaly_燁們他
Powered by LOFTER

色松短打

* 體育系カラ松&獸醫系一松
* 大學PARO室友設定

 カラ松總覺得他的室友在成為獸醫之前就會先因為睡眠不足過勞而死亡。獸醫系的課程在大三之後趨於繁重,每天留在系館認獸骨做共筆到半夜十一二點不說,回到宿舍後又是寫報告讀論文熬夜到三四點,隔天再來個早九實習一整天,本來就散發一股陰沉氣息的室友在這樣日夜摧殘後,更是像極了瀕臨死亡的模樣。
 這天一松依然在快要十二點的時候才從圖書館回到寢室。即使已經盡量減輕動作,早已就寢的カラ松仍被咿呀的開門聲吵醒。「回來了嗎……?」カラ松挪了挪身子,從上鋪的隔欄往下望。「啊…….抱歉、吵醒你了。」邊說邊脫下書包,原文書的重量與木椅接觸時發出了一聲悶響,俐落的按下桌燈的開關,一松輕聲的回覆:「可能還要再一下才會睡。」
 「嗯,沒關係。」カラ松輕輕地說著。他喜歡在這時候與這位難搞室友交談,因為只有入夜之時,不知是因為疲勞還是吵醒他的歉疚,一松才會鬆懈總是臭着的一張臉,用不帶武裝的句子與他對話。「倒是你……不要又讀到太晚,」重新調整姿勢,準備再次入睡,カラ松如同進入夢中的囈語著,「在冰箱上面……新買了即溶包……有需要……就……」
 然後寢室重新歸於沉寂。

 當早晨到來時カラ松正苦惱着昨日迷迷糊糊間到底有沒有把訊息傳達給他的好室友時,撇眼看到即溶包的紙盒被拆開,上面還留著便利貼寫著「難喝」,無奈的笑了笑,正當要取下時發現下面還黏着另一張便條寫著「下次買X牌的」,然後最下面的角落寫著小小的「謝謝」,無奈的笑轉為淺淺的微笑。
 カラ松輕聲的對著正在夢鄉的室友說著「不客氣」。

 那也只是一時興起。進行晨跑時カラ松心想。昨天與系上的朋友去大採購時,正好看到三合一即溶咖啡在打折,想到那總是看起來睡眠不足的室友,於是就這麼抱了一箱回去。或許能成為開始對話的契機吧,他沒有發現自己對於這箱咖啡抱有的期待。雖然說兩人成為室友也已經一年多了,但上課時間總是錯開,加上一松永遠都散發一股生人勿進的低氣壓,搞得カラ松即使再KY也不敢打擾。明明就是兩個人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對話的次數卻少得可憐。而正如同カラ松的冀望,今早的紙條給了他莫大的鼓舞,或許他可以有更多的「一時興起」。於是在晨跑回宿舍的路上,帶了兩人份的早餐以及一杯濃縮咖啡。將室友的份放在對方的桌上後沖澡換身衣服カラ松便出門去上第一堂課。
 下午結束課程回到寢室時如預想的一個人也沒有,不過自己的書桌上多了一些零錢。如同玩遊戲破關獲得了成就感,這個一時興起在沒有對話的情況下默默的持續下去。每天晨跑的路線開始為了變換早餐的花樣而進行更改,而對方也像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思一樣,有時候零錢旁會附著紙條指定著隔天想吃的早餐或咖啡的口味,有時候則會放幾顆糖。心血來潮時甚至會有幾隻筆記紙做成的動物摺紙。カラ松開始覺得他的室友或許沒有如表面上的難以親近。

 這天下課回到寢室後難得看到室友也在,雖然互動變多了,但實際對話的次數仍是很少,カラ松有些緊張的打了聲招呼。
 「怎麼……這時間會在呢?」小心地試探,深怕用詞有不妥。
 「難得實習的內容比較簡單,所以早早做完就早早回來了。」專注地在書本上寫下最後一筆,一松轉頭看著還愣在門口的カラ松:「要一起吃晚餐嗎?」
 「對了,這個週末也比較悠閒,你有要回家嗎?要不要一起去哪裡走走?」脫下眼鏡揉了揉,一松隨性的問著,カラ松無法跟上他的思考。「啊……一時興起,也不是,……就是那個!!一直以來幫我帶早餐的謝禮?」抓了抓凌亂的頭髮,一松有些不習慣的說著。

 於是那個週末他們一起去了瀨戶內海的青島。
 回來之後他們多了一位毛絨絨的室友,以及更多的「一時興起」。

Fin

本來想描寫看看一松在貓咪面前的表情,後來想想還是只要カラ松知道就好了(。
也是一時興起的想試寫室友互動,很多男生朋友到大三大四不要說對話,甚至還有不知道室友的系級姓名的,真的很誇張XDD
總之是個沒有主軸的隨筆,天我居然花了一個小時在寫這個(###
啊、還有青島是著名的貓島。
20160418 Mantaly


评论
热度 ( 18 )
TOP